皮紋學淺述

时间 :2019/11/12点击 :976来源 :

ff890aeb9c4f4953984bb41606f586cb.jpeg

霍爾特1955年開始報道了歐美人與東方人的皮紋存在著種族差異。托馬(Thoma)的研究成果認為,人類群體之間,白種人與黑種人遺傳距最近,黃種人距前兩者較遠,澳大利亞土著則更遠。這在皮紋學上也有證據證明,黃種人的斗型紋遠高于白種人與黑種人。普拉托(Plato)發現澳大利亞土著、印地安人與蒙古利亞人種之間,皮紋學特征共同之處較多,而歐羅巴人種和黑種人與上述三種人差異較大。 

 1.民族特征: 我國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,在人類學尤其是民族學的研究方面,近20余年來進展迅速,已完成除高山族以外的其余55個民族的皮紋學調查分析。其中,我們完成了廣西特有少數民族(仫佬族、毛南族、京族)的皮紋學調查分析。綜合上述材料,對52個民族126個群體5萬余人的皮紋學特征進行了聚類分析,中國人的皮紋大致可分為南方群、混合群與北方群三大群體。大都市多為混合群,南北群之間大致以長江或北緯300為界。這一成果標志著我國人類學、民族學的皮紋研究進入了整體分析研究的階段,這是我國皮紋學工作者共同努力的結果,在國外是很難做到的,因此在國際上處于領先地位,令人矚目。 由于皮紋學特征都是基因遺傳的結果,因此,基因的改變以及遺傳疾病的發生,必定伴隨有皮紋學特征的改變。1936年Cummins首先發現并報道了先天愚型患者的異常皮紋學特征,20年后,遺傳學家證實該病就是DOWN氏綜合癥,是由染色體畸變,即21染色體-三體綜合癥引起的,從而揭開了現代醫學皮紋學研究的序幕,皮紋學的研究開始活躍于醫學領域。目前,臨床上已進行皮紋學研究的疾病主要在以下幾方面: 

2.遺傳性疾病的輔助診斷: 指因染色體的數量或結構改變而發生的疾病,通常表現為各種綜合癥,對人類危害很重。目前這類疾病已發現近600種(83年567種),已進行皮紋學研究的約70種,都有明顯的皮紋學特征改變。在許多三體綜合癥:如21染色體-三體綜合癥(Down綜合癥)、18染色體-三體綜合癥(Edward綜合癥)、13染色體-三體綜合癥(Patau綜合癥)等;如14/21易位綜合癥等;部分單體綜合癥:如某一染色體的短臂缺失、長臂缺失以及成環狀等;性染色體疾病,如特納氏綜合癥(Turner` syndrome)等。 

(1)染色體疾病: (chromosome disease) 指因基因突變引發的疾病,一旦發生,常有家族性遺傳。目前臨床上一確認的單基因性疾病就有近5000種(88年列出4344種),多基因疾病還無法確切統計。如魚鱗病、地中海貧血、神經纖維瘤病、遺傳性舞蹈病……等單基因疾病,以及原發性高血壓、遺傳性精神病、胃潰瘍……等多基因遺傳病都有皮紋學特征的改變。

 (2)基因性疾病: 皮紋學特征是基因性狀的反映,既然基因缺陷能有異常的皮紋特征,那么,人類優良的遺傳素質也必定有其獨特的皮紋學表現。根據這一原理,前蘇聯在70年代就開始將皮紋學用于運動員選材,并取得了很好的結果,隨之,這一經驗很快被我國體育界所接受,經過體育界皮紋學研究者的不懈努力,皮紋特征已成為體育選材的重要內容。

現在國內外的學者都基本認可:皮紋學特征能預測身體的柔韌性;能反映潛在的體育天賦。如高水平球類運動員或需要靈活地起多種作用的運動員,他們的指紋復雜,斗型紋高,總指紋嵴記數大;而在力量型項目中,如舉重運動員,則指紋強度越低,其體型越為有利。優秀的舉重運動員幾乎都沒有復雜的指紋,而普通運動員則復雜指紋較多。在體操和田徑項目上,雙箕斗多的運動員往往有望取得好成績; 在金融管理指紋識別系統:指紋門鎖。 在刑偵破案中: 指紋身份證(埃及);救濟金的發放;指紋槍支等。 


掌部診病網,專注研討掌部醫學普及、發展、推廣和傳承的課題; 只為方便百姓千家,足不出戶立知健康; 隨時聯絡,也許會給您帶來意外的驚喜。

在線與我們溝通更多聯系方式